Close
You have no items in your shopping cart.
Search
Filters
高齡九十三歲 出家八十一年 歷經二年休養 星雲大師奇蹟病癒後首本著作 呷教,就是靠佛教吃飯。
$8.82

編者的話

星雲大師的祝福

2016年10月,大師因為腦溢血開刀治療,承蒙三寶加被,龍天護佑,復原的情形非常順利。面對來自各界的關心,大師說:「我沒有生病,也沒有痛苦,我只是有點不方便。」在休養期間,大師持續書寫一筆字,開啟「好苗子計畫」,幫助青少年順利就學;跟往來求法者,開示《佛法真義》,倡導「說唱佈教」。 

而大師關心國家社會,民心所需,陸續在《聯合報》、《中國時報》發表〈敵人──激發我們潛能,可當朋友不可怕〉、〈我可以稱台灣中國人〉、〈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〉等文,為人民的安樂福祉、為人間的公平正義發聲。也因為這幾篇文章,引起媒體、民眾的熱烈討論,受到海內外讀者的廣大回響,紛紛來訊請求出書。於是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這本書,有了和普羅大眾見面的因緣。

實踐,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方式。全書由十篇文章組成,以大師的成長、信仰、發心、弘法、證道為核心,細述大師近百年的生命歷程,為了推動人間佛教,從初發心起,經歷千災萬難到喜悅一生,始終「雖千萬人吾往矣!」大師秉持「不呷教」,自許不靠佛教吃飯,並且發願讓「佛教靠我」、「光大佛教」的信念,做一個能夠給人、為世間增添美好、肯得犧牲奉獻的報恩人。   

可以說, 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除了是每個人的勵志典範,也是幫助我們進入人間佛教行者的修行寶典,也是大師對世間的祝福,為每一位有緣人的祈願──人人都能提昇自我,發掘自心和悅,繼之帶來人我和敬、家庭和樂,乃至社會和諧、世界和平。

自序

「佛教靠我」,──是我一生明燈

我出生在戰亂的年代,生活雖然困難,但感謝父母給予我慈悲的性格,自小就愛護小動物,歡喜幫助別人。12歲出家後,叢林專制嚴格的教育,養成我接受的個性,凡事不怕難、不怕苦。如今我93歲,出家八十多年,要說這一生,我想可以用「生於憂患,長於困難,喜悅一生」十二個字來說明。

我畢生弘揚人間佛教,常以「人生三百歲」來自勉,為了佛教,永不休息;然而,世間因緣和合,老病死生是自然的現象,物質的肉體也會有故障須要維修的時候。2016年歲末,我因勞累過度以致腦部出血開刀,感謝高雄長庚醫院陳肇隆榮譽院長率領醫療團隊幫助,也感謝全球有緣人的祝福,得以恢復健康。

這一生我以病為友、以忍為力,我並不感覺有什麼痛苦,只是有些不方便而已。我心無罣礙,自由自在,只有歡喜快樂。

在休養期間,弟子們告訴我《星雲大師全集》一出版就受到大家的喜愛,現在已經三刷了,但總計365本書的量體實在太龐大,不知道要從哪一本讀起。徒眾說,可否以我自己的經歷為主軸,從中選出數篇文章編輯成冊,做為他們行佛的依據準則。我一生說給別人聽的,寫給別人看的,也是我在做的,假如能夠對大眾有利益、對佛教有幫助,我自是樂見其成。聽主編蔡孟樺小姐說,已準備出版一本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。   

呷教,就是靠佛教吃飯。70年前(1949),塵空法師從浙江普陀山託煮雲法師帶給我一封信,上面寫著:「現在我們佛教青年,要讓『佛教靠我』,不要有『我靠佛教』的想法。」他的這段話,深深影響了我。

是的,我希望佛教靠我,我不要靠佛教,也就是我不要做一個「呷教」的和尚。我自許做一個報恩的人,並且發願:我要給人,不希望人家給我。「佛教靠我」這句話,成為我心中的一盞明燈,經常這樣充電,甚至發光,增加了我的信心力量。

實在說,人間佛教是佛教未來的光明和希望。我受益於三寶的恩惠,一生沒有見過學校,卻做了小學校長,在全世界建5所大學,獲得30多個大學榮譽博士學位、許多學府的榮譽教授。我在五大洲建設三百間的道場,1300多名徒眾分別從事文化、教育、慈善、共修等各種弘法事業,感謝大家對我提倡人間佛教的護持,佛教已經從明清的經懺佛教,成為二十一世紀給人接受的人間佛教。

本著「人間佛教佛陀本懷」的信念,我以教為命,以眾為我,僅以此書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,供養十方讀者;若還要問我平生何所願?那就以「平安幸福照五洲」來祝福大家了。   

是為序。 星雲 2019年2月 於佛光山開山寮

編者的話

星雲大師的祝福

2016年10月,大師因為腦溢血開刀治療,承蒙三寶加被,龍天護佑,復原的情形非常順利。面對來自各界的關心,大師說:「我沒有生病,也沒有痛苦,我只是有點不方便。」在休養期間,大師持續書寫一筆字,開啟「好苗子計畫」,幫助青少年順利就學;跟往來求法者,開示《佛法真義》,倡導「說唱佈教」。 

而大師關心國家社會,民心所需,陸續在《聯合報》、《中國時報》發表〈敵人──激發我們潛能,可當朋友不可怕〉、〈我可以稱台灣中國人〉、〈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〉等文,為人民的安樂福祉、為人間的公平正義發聲。也因為這幾篇文章,引起媒體、民眾的熱烈討論,受到海內外讀者的廣大回響,紛紛來訊請求出書。於是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這本書,有了和普羅大眾見面的因緣。

實踐,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方式。全書由十篇文章組成,以大師的成長、信仰、發心、弘法、證道為核心,細述大師近百年的生命歷程,為了推動人間佛教,從初發心起,經歷千災萬難到喜悅一生,始終「雖千萬人吾往矣!」大師秉持「不呷教」,自許不靠佛教吃飯,並且發願讓「佛教靠我」、「光大佛教」的信念,做一個能夠給人、為世間增添美好、肯得犧牲奉獻的報恩人。   

可以說, 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除了是每個人的勵志典範,也是幫助我們進入人間佛教行者的修行寶典,也是大師對世間的祝福,為每一位有緣人的祈願──人人都能提昇自我,發掘自心和悅,繼之帶來人我和敬、家庭和樂,乃至社會和諧、世界和平。

自序

「佛教靠我」,──是我一生明燈

我出生在戰亂的年代,生活雖然困難,但感謝父母給予我慈悲的性格,自小就愛護小動物,歡喜幫助別人。12歲出家後,叢林專制嚴格的教育,養成我接受的個性,凡事不怕難、不怕苦。如今我93歲,出家八十多年,要說這一生,我想可以用「生於憂患,長於困難,喜悅一生」十二個字來說明。

我畢生弘揚人間佛教,常以「人生三百歲」來自勉,為了佛教,永不休息;然而,世間因緣和合,老病死生是自然的現象,物質的肉體也會有故障須要維修的時候。2016年歲末,我因勞累過度以致腦部出血開刀,感謝高雄長庚醫院陳肇隆榮譽院長率領醫療團隊幫助,也感謝全球有緣人的祝福,得以恢復健康。

這一生我以病為友、以忍為力,我並不感覺有什麼痛苦,只是有些不方便而已。我心無罣礙,自由自在,只有歡喜快樂。

在休養期間,弟子們告訴我《星雲大師全集》一出版就受到大家的喜愛,現在已經三刷了,但總計365本書的量體實在太龐大,不知道要從哪一本讀起。徒眾說,可否以我自己的經歷為主軸,從中選出數篇文章編輯成冊,做為他們行佛的依據準則。我一生說給別人聽的,寫給別人看的,也是我在做的,假如能夠對大眾有利益、對佛教有幫助,我自是樂見其成。聽主編蔡孟樺小姐說,已準備出版一本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。   

呷教,就是靠佛教吃飯。70年前(1949),塵空法師從浙江普陀山託煮雲法師帶給我一封信,上面寫著:「現在我們佛教青年,要讓『佛教靠我』,不要有『我靠佛教』的想法。」他的這段話,深深影響了我。

是的,我希望佛教靠我,我不要靠佛教,也就是我不要做一個「呷教」的和尚。我自許做一個報恩的人,並且發願:我要給人,不希望人家給我。「佛教靠我」這句話,成為我心中的一盞明燈,經常這樣充電,甚至發光,增加了我的信心力量。

實在說,人間佛教是佛教未來的光明和希望。我受益於三寶的恩惠,一生沒有見過學校,卻做了小學校長,在全世界建5所大學,獲得30多個大學榮譽博士學位、許多學府的榮譽教授。我在五大洲建設三百間的道場,1300多名徒眾分別從事文化、教育、慈善、共修等各種弘法事業,感謝大家對我提倡人間佛教的護持,佛教已經從明清的經懺佛教,成為二十一世紀給人接受的人間佛教。

本著「人間佛教佛陀本懷」的信念,我以教為命,以眾為我,僅以此書《我不是「呷教」的和尚》,供養十方讀者;若還要問我平生何所願?那就以「平安幸福照五洲」來祝福大家了。   

是為序。 星雲 2019年2月 於佛光山開山寮

Write your own review
  •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write reviews
  • Bad
  • Excellent